24

周四

201910

>

 快讯

  • 2021年北京GDP同比增长8.5%,两年平均增4.7%

    1月19日,北京举行2021年全市经济运行情况新闻发布会。记者从会上获悉,2021年,北京市全年实现地区生产总值40269.6亿元,按不变价格计算,比上年增长8.5%,与2019年相比,两年平均增长4.7%。


    分产业看,第一产业实现增加值111.3亿元,比上年增长2.7%;第二产业实现增加值7268.6亿元,增长23.2%;三产业增加32889.6亿元,增长5.7%。(新京报)

    7小时前
  • 京东社交电商平台“东小店”将于2月28日停止运营

    据悉,京东社交电商平台“东小店”将停止运营。官方今日发布的通知显示:因业务调整,东小店已关闭除提现及提现认证、在线客服之外的所有功能,不再跟单计算收益。另外东小店小程序将于2022年2月28日24时关闭下线,届时,东小店将彻底停止所有服务。东小店提醒用户尽快完成提现,可提现时间为2022年1月18日-2022年1月31日。

    7小时前
  • 泡泡玛特投资暗星文化,后者经营范围含玩具设计

    企查查APP显示,1月17日,暗星文化传媒(深圳)有限公司发生工商变更,新增泡泡玛特关联公司宁波玩心回归投资有限公司为股东。


    企查查信息显示,该公司成立于2019年,法定代表人为肖苏,注册资本500万元人民币,经营范围包含:文化活动策划;舞台艺术造型策划;玩具、服装的设计;广告业务等。

    7小时前
  • 医用护理垫龙头佳捷康递表港交所

    佳捷康于2022年1月12日向港交所递交招股书,拟在香港主板上市,公司是医疗耗材及个人卫生用品制造公司是一家医疗耗材及个人卫生用品制造商,总部位于北京密云,在医用护理垫、卫生巾及失禁垫的ODM领域处于领先地位。亦在中国制造及供应“捷护佳”及“月自在”自有品牌产品。公司拥有综合能力进行产品研发、品牌设计与品牌建设、制造以及销售与营销。ODM和OBM产品均在公司位于北京密云的两个生产设施制造。领先企业,2012年前九月收入4.2亿元,利润0.4亿元。

    7小时前
  • 恒安集团授出4474.7万份购股权

    恒安集团公告显示,于2022年1月18日,公司授出4474.7万份购股权予若干董事及本集团雇员,可认购合共4474.7万股公司股本每股面值港币0.10元的普通股,惟须待获授人接纳后方可作实。授出购股权行使价每股港币41.48元。

    7小时前

 母婴行业观察

老板非中国籍,童装年入超6亿设计师却仅个位数,江南布衣事件再发酵……

产业

小五

阅读数: 2166

( 0 )

( 0 )

( 0 )

2021-09-28 09:17

背景:近日,一位网友在小红书发文,指出江南布衣旗下品牌jnby by JNBY一款童装内含“WELCOME TO HELL”等不良文字和图案印花。事后品牌方找到当事人提出解决措施但未在官方微博等渠道正式道歉,消费者对此提出质疑和不满。紧接着细心网友又发现jnby by JNBY旗下多款童装隐含了“邪恶”、“性”、“暴力”等诸多侵害未成年心理健康的不良信息,直至23日,江南布衣旗下微博号“jnby_by_JNBY”发文“jnby by JNBY致消费者的一封信”对此事进行表态,但消费者并不买账了。


创立人非国籍、

网友:“这下可以抵制了吧”


内涵“邪典”的江南布衣童装事件继续发酵,有网友通过江南布衣2016年招股书发现,该品牌创立人李琳和吴健夫妇的国籍已非中国,而是圣克里斯多福及尼维斯籍,此前一直标榜在消费者心目中的中国本土设计师设计品牌,好像也没有那么“本土”了。


国内市场对于国潮风近来一直推崇,消费者对本土品牌也会多一份理解和容错空间。但在江南布衣“国籍问题”被扒出后。不少网友表示“这不是国货了吧,可以抵制了吧。”“很好,以后不买就是了”,同时也有网友表示“国籍问题还好说,但不能拿着外国国籍祸害国内儿童”……


20210928091903.png

 图片来源:部分微博网友截图


从开始的批评再到退货,演变到现在,许多消费者已经开始在各大网购和监督平台进行投诉,26日下午,杭州市西湖区通过“西湖发布”官方微博通报江南布衣不当图案问题事件,表示相关部门已约谈该企业,同时成立由区市场监管局等部门和属地街道组成的调查组,对该事情进行调查,调查结果将依法依规进行处理。


从开始的主动“不作为”到现在被动地被曝光并承担责任,国籍等问题算是助推了此次江南布衣事件的升级和热度的延长,同时,有关江南布衣集团运营和设计的其它信息也被发掘和关联起来。


与运营扩大不成正比的是

设计师规模未明显上升


据官方资料介绍,江南布衣起于吴健与李琳夫妇最开始在杭州服装市场开设的一家小店,随着业务壮大,1997年,吴健与李琳夫妇成立了江南布衣并注册JNBY商标,迎来了设计团队的首位成员。至今,JNBY已发展到了上百家经销商,遍布中国大陆一二线城市,终端销售卖场达五百多家,同时也建立了在俄罗斯、格鲁吉亚、西班牙、日本、新加坡、泰国、韩国、中国台湾等国家和地区的品牌终端销售与服务体系。


虽然运营规模再扩大,但据说江南布衣的设计团队规模依然变化不大,2018年的一次采访中,创立人李琳透露当时的旗下品牌JNBY、速写和 less分别约有10多个设计师,但是jnby by JNBY只有四个。而2021年6月,江南布衣总的员工数约到1400人,较16年增加了将近600人,但设计师规模具体不详,此前2020年相关媒体爆料当时的江南布衣研发团队设计师只有约逾60名,这位以本土设计师名号印象立足消费者的品牌在设计上的研发投入似乎不是很大。


20210928091913.jpg


褪下本土设计师品牌光环

江南布衣也有涉嫌抄袭


2018年2月,江南布衣旗下品牌速写CROQUIS涉嫌抄袭圣马丁新锐设计师 River Renjie Wang的原创作品而遭遇下架;同年9月,旗下品牌less与某创意短片平台合作拍摄的视频被指抄袭杭州创意文化公司Rookie Combo的创意;去年五月,有网友“顾厄页”指出,JNBY推出的2020年春夏新款凉鞋涉嫌抄袭某韩国品牌2019年春夏款凉鞋等。


抄袭风波不断,此前或因对本土设计师品牌光环,很多人并没有注意到这些。现在,当内涵“邪典”的童装事件成为导火索,那些印花和文字,在大众消费者心目中,不是艺术的代名词,更像是创作力缺乏下借用“小众”和“异类”风格捍卫自己设计师品牌地位的夸大式噱头。


外销所以Open?并非如此


前面提到,江南布衣同时建立了在俄罗斯、格鲁吉亚、西班牙、日本等国家和地区的品牌终端销售与服务体系,所以产品在多个地方都在销售。在这种情况下,有观点提出异类的文字图案不仅是迎合国内消费者的需求,也是为了符合国外消费者的喜爱。论点一出即遭网友批判,外销不是江南布衣童装如此“open”的原因。


根据江南布衣今年8月底财报显示,在集团年度收入明细中,中国内地收入为40.95亿元人名币,非内地收入约为3000万元人名币,从占比来说,中国内地收入占比高达99%以上,算是集团应该重点把握的市场。在整个集团品牌的收入中,jnby by JNBY收入占比排列第三,也不是可以马虎了事的板块。依照数据来说,江南布衣的异类童装设计是为了迎合市场微少的海外消费者需求?这种说法似乎站不住脚。


20210928091922.png

图片来源:江南布衣财报截图


最后,跳出江南布衣这件事,童装观察联想到最近看到的有关抵制含有不良情节动画片的信息,近日,广电总局网络视听节目管理负责同志表示,坚决抵制含有暴力血腥、低俗色情等不良情节和画面的动画片上网播出。在童行之外,尚且坚决反对不利于儿童心理发展的因素,那在行业内,围绕孩子日常穿着的童装设计又怎么可能会是漏网之鱼?艺术可以无界,但童装包括材质、绳带、拉带等细节都是要符合实际、有具体规范的,从目标上说品牌服务的群体是社会消费者而不是悦己,所以设计之外,更应该有适应市场和消费者规则的基本约束框架。


文章来源:母婴行业观察




版权声明:转载母婴行业观察的原创文章,需注明文章来源以及作者名称。公众号转载请联系开白小助手(微信号:zhangxiaoxian1015)。违规转载法律必究。


扫描二维码,第一时间获取母婴行业的资讯和动态。
从此和母婴行业观察建立直接联系。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可以留言!

本栏目文字内容归myguancha.com所有,任何单位及个人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使用。

Copyright © 母婴行业观察 |  京ICP备12043030号-6